掌联跑得快注册,牵出悠远的渡口记忆

 编辑:胡艺罗  来源:永嘉网  时间:2011-08-04   浏览次数:

   在80年代以前,悠悠300里楠溪江,沿岸各个大小村落外出的交通要道只有水路,渡口作为最重要的交通枢纽,多达近90个。当时大大小小的舴艋舟在两岸齐齐排开,在蜿蜒曲折的楠溪江上穿行,场面十分壮观。
 
  时至今日,渡口再也看不到当日的繁华,人们难以寻觅其曾经存在的痕迹,任渡口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但相信对大多数在楠溪江边长大的居民来说,渡口并不陌生,在人们心里都有或深或浅的记忆。于是,记者开始了一次渡口的寻访之旅,开启人们曾留在那渡口的记忆。
 
  记者了解到,目前我县还有3种渡口,一种是交通渡,交通渡主要用于乡镇之间主要的交通要道。另一种是乡镇渡,乡镇渡主要用于乡镇村庄的出行、从事农业生产的这种。还有一种用于旅游景区专用的,这种叫做旅游渡。
 
  渡头渡口:曾是农贸交易集散地
 
  见证者:村民李秀英老人、老船工李玉林
 
  渡头渡口位于岩头镇渡头村,潺潺的溪水声,郁郁葱葱的树木,江畔上停摆着的竹筏,让人豁然开朗。记者刚到岸边,就辨认出了高出水平面的四四方方的渡口,但仍难让人们想象昔日装货、卸货时的忙碌场景。
 
  “现在这个渡口成了农用渡口了,舴艋舟被栓在上游的柳树上,无人问津。只有在对面有田地的村民,偶尔会划着舴艋舟过去。”在渡头渡口边上,经营泳衣、泳圈生意的60多岁的李秀英告诉记者。
 
  十几岁的时候就嫁到了渡头村的李秀英老人,对渡头曾发生的热闹场景,仍记忆犹新。“在70、80年代,两岸渡口到处都是舴艋舟,有为人摆渡、为车摆渡的,还有专门的运输船,足足有40多艘船呢!当时渡口就像个热闹的集市,等待渡船的都是车都排到村口了。”她告诉记者,这个古老的渡口,不仅是交通要道,连接了岩坦、张溪、鹤盛,也是非常重要的农贸交易市场。许多运输船只经过这里时都会停下,与人们进行交易;或下来吃碗面,或者买点水果什么的。而当地的村民,也很喜欢往渡口跑,因为家里的盐、肥皂、毛巾等生活必需品,都是从运输船获取的。许多村民为了能让船工们降低些价格,讨价还价了许久,热闹极了。
 
  在交谈中,记者还碰到了曾当过船工的李玉林老人。他告诉记者,他的父亲就是一位船夫,从懂事起,便对渡口、对舴艋舟有着深厚的感情。17岁的时候就开始子承父业划运输船,做生意。每天天一亮,就摸好时辰,装载好时令蔬菜、粮食、干货、干柴然后趁潮落顺势而下,划到温州东门口卸货、卖货,次日,再装载盐、日用品,期间每经过渡口都会停靠下来交易。
 
  “不过有时生意不好做,可能会停靠在某个重要的交通渡口,住在船上,停靠半个月。”李玉林老人说。改革开放后,舴艋舟逐渐被替代,渡口失去了作为楠溪江惟一交通工具的使命。公路兴建速度很快,各种交通工具上路,不论是载货量还是速度都在舴艋舟之上,从那时起,他就再也没有撑过舴艋舟了,渡口也逐渐消失了其作用。
 
  圣湖宫渡口:村与村之间的连接枢纽
 
  见证者:乡镇干部王顺利、老船工潘统智
 
  相对于岩头镇渡头渡口曾有40多艘船经过的热闹场景,沙头镇圣湖宫渡口则显得形单影只。这个古老的渡口,主要是为对岸的泰石、霞川两个村庄的百姓出行提供方便。
 
  记者到达圣湖宫渡口时,夏日灼热的太阳正顶头高照,渡口边上人烟稀少。渡口对面陈旧的渡船横靠在岸上,独不见划船人和乘船者。“你想渡船啊,得叫唤几句,船家才知道!”与记者同行的沙头镇渠口办事处党委副书记王顺利向对岸喊话。这才见船夫忙收起船杆,摆渡过来。
 
  在等船渡来的间隙,老家在下寮的王副书记也向记者诉说了自己的渡口回忆。“以前这个渡口是用来承载两村之间的村民,放牛耕田的、上学读书的,都要坐这个渡口的船只。1976年读高中时那会儿,我每天要从下寮走到渠口中学,站在这个渡口等船。”他回忆说,“当时这个渡口的船只也像现在一样,只有一艘,但人流量比现在多,船夫也比较忙碌。他们常常要起早摸黑,不知疲倦地每天来回摆渡。”
 
  说话间,船老大载着他的舴艋舟来了,老人名叫潘统智,74岁,是泰石村人,已经在这里撑了6年渡船。他告诉记者,现在乘船的人少了,多是本地村民。平时多是他一人撑船,碰到风大水急时,儿子也会过来帮忙。现在渡口最热闹的时候,要属每年的正月了,村里人都会到圣湖宫祈福。每年,潘统智老人能得到村里6000元的补贴。而新中国成立初,船夫算是村内的义务工,靠收取村里村民的稻米来补足收入。
 
  潘统智老人说,因撑舟工作的异常艰辛、路途遥远、作息不定,越来越多的村民都不愿意再做。但在80年代,每天渡口生意繁忙,撑船者则成了让人羡慕的职业,村民竞标才能承包船只。 
 
  渡口的变迁
 
  记者从县渡口办了解到,随着改革开放、社会经济的发展,公路、桥梁的不断建成,渡口逐渐被桥梁、公路所代替,现全县有渡口27个,其中乡镇渡口18个,旅游渡口3个,交通渡口6个,大多数分布在楠溪江,其中人力渡口还有17个。
 
  县渡口办有关人员告诉记者,在当年越是繁华的渡口,如今消失得越快。像以前位于原花坦乡珍溪渡口已经被淹没在草木中,离圣湖宫渡口的不远处九丈渡口则被桥梁取代。
 
  “九丈渡口曾作为重要的交通枢纽,是通往碧莲、岩头必经之路。渡口成了热闹的集市一般,每天舴艋舟来返就要好上百次,有车一族,需要通过这个渡口摆渡,船夫将两艘乃至三艘的舴艋舟并在一块,运送汽车、拖拉机等。因此在渡口边上还设有旅馆、车站等。”当时撑船的郑九碎老人回忆说,一个月下来他也能挣个17、18元,相当于当时公社吃“皇粮”的月工资收入。
 
  如今,随着九丈大桥的建立,我们已经不能再看到当时九丈渡口的模样,撑船者也都难以再寻觅,而溪面扩宽、沙石的填埋,溪水变浅,让九丈渡口成了市民游泳的场地,变成了另一番模样。